參考消息網7月11日報道 日本《每日新聞》7月10日發表題為《日擬放寬自衛隊法涉及防衛出動的規定》的報道稱,為瞭解禁集體自衛權,日本政府9日開始商討放寬自衛隊有關“防衛出動”的規定,以此作為派遣自衛隊的依據。政府擬將此內容寫入明年將向國會提交的自衛隊法修正案。
  日本內閣7月1日決定通過修改憲法解釋來解禁集體自衛權,將集體自衛權確定為“我國防衛的自衛措施”,目的是明文規定新增加的自衛隊活動並不屬於“他國防衛”的範疇。
  根據現行的自衛隊法,一旦發生針對日本的武力攻擊,或者政府判斷危險迫在眉睫,就可以向自衛隊下達“防衛出動”的命令。而根據此次內閣通過的決議,即使日本沒有受到攻擊,但只要政府作出“我國的存在受到了威脅,國民的權利顯然會從根本上受到侵害”的判斷,就可以下達“防衛出動”的命令。政府擬按照這一原則來修改自衛隊法。
  【延伸閱讀】
  日媒:日本自衛隊員吐槽解禁集體自衛權
  2014-07-07 11:56:01
  中新網7月7日電 日本新華僑報7日刊文稱,直到此前,日本都是只有在需要向海外派遣自衛隊的時候,才會推出一個相關的特別措置法。現在,眼看著修改憲法解釋得逞,日本政府開始著手創設一部新法,意在擴大日本自衛隊的海外派遣範圍和武器使用權限。而日本自衛隊員及其家屬們對此感到不安並吐槽不斷。
  文章摘編如下:
  據瞭解,這部新法將採納日本執政黨的意見,讓自衛隊能夠前往異國救助被武裝勢力攻擊的非政府組織成員和他國部隊,並且可以使用武器來完成任務,暫定名或為“國際和平協助法”。
  按照日本舊的反恐特措法規定,日本自衛隊的海外派遣只限於非戰鬥地域的後方支援工作。但新法一旦成立,日本自衛隊的活動範圍就將擴大到戰地,在戰地負責運輸工作,提供水、糧食、燃料、醫療活動等。
  對於日本政府的這一系列舉措,作為當事人的日本自衛隊員又是怎麼想的呢?據日本媒體報道,在日本陸上自衛隊東部方面總監部朝霞駐屯地附近的居酒屋裡,兩杯啤酒下肚的自衛隊員們打開了話匣子。“政府說的什麼限定,什麼三要件,對於我們這些實打實幹的人來說,根本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都是些紙上談兵。”
  一名三等陸曹吐槽道:“在派遣現場發生的事情,可不像電視劇里演的那樣,一旦發生什麼預想不到的,能因為是在限定範圍外就放棄處理嗎?政治家現在討論的東西都太不現實了。”一位30多歲的二等陸曹把話接了過去,“說到底,還不是政局裡的那點兒破事。在安倍首相第二次上任時,我還買了一本他寫的書,叫《走向新的國家》。
  他在裡面指出,20世紀90年代,自衛隊被派遣到柬埔寨進行聯合國維和活動時,現地的實際情況跟國會上討論的截然不同。我以為他會真的改變海外派遣的狀況,幫助自衛隊呢,但這次他太讓人失望了。”一位負責指導富士山麓演習場訓練的自衛隊幹部說,“對於我們來說,修改憲法解釋,是為了更好的保衛國家,但安倍首相把焦點集中在如何通過閣僚決議了,根本沒有考慮自衛隊的實際任務。”
  幾個肉串吃罷,自衛隊員們更加大膽的吐露心聲。一位陸上自衛隊幹部表示,“要說不擔心那是假的。在修改憲法解釋前,都沒就自衛隊的武器使用基準和行動判斷基準進行過精密的探討,實在是太倉促了。”一位30多歲的陸曹長說:“我是因為想參與搶險救災而申請入隊的。但今後自衛隊的活動內容會不斷擴大,有些很可能會危機到自己的生命。雖說我們的口號是用生命來保護國家,但我內心還是很不安的。”
  感到不安的不僅僅是日本自衛隊員,還有自衛隊員的家屬們。丈夫是自衛官的家住東京市內的31歲女性透露,由於丈夫不肯說跟自衛隊相關的事情,她出於擔心,一直在搜集各大報紙有關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輿論調查結果。“明明是反對的人數多,為什麼要急於解禁集體自衛權呢?萬一真上戰場了,日本國民會支持自衛隊嗎?會保護自衛官的家人嗎?”
  兒子在北海道北千歲駐屯地的51歲的上班族說:“要修改憲法解釋,卻忽略了最為關鍵的國民的聲音,說是有國民在背後支持和推動,可我瞭解到的情況完全不是這樣啊。雖然兒子什麼都不肯說,但我知道這對於自衛隊的命運來說,是個極大的轉折點。”
  我還記得,在太平洋戰爭70周年之際,日本放送協會電視臺向民眾徵集戰爭感言,一位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說:“要人為它送死的國家,就讓它滅亡好啦。”也還記得,在千鳥淵戰沒者靈苑回去的出租車上,那位日本司機說:“日本人是再也不願經歷戰爭了,沒有比日本人更討厭戰爭的了。但要是哪天政府又號召國民上陣,日本人還是會前赴後繼的,沒辦法,這就是日本人的國民性。” (蔣豐)
  【延伸閱讀】
  日本自衛隊質疑解禁集體自衛權:被當做政治工具
  2014-07-04 07:51:01圖為2007年6月,日本海上自衛隊在硫黃島海域進行爆破處理水雷的訓練。照片右側為負責警戒的掃雷艇。
  中新網7月4日電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政府1日通過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後,該國自衛隊未來如何執行任務也成為關註焦點。有自衛隊幹部對此表示質疑,認為安倍政府並未考慮自衛隊的想法,自衛隊似乎被當做了政治工具。
  據悉,日本政府在圍繞解禁集體自衛權制定的設想情況中包括,解禁後可在戰爭中對海上通道進行清除水雷的作業。但海上自衛隊幹部指出:“在戰爭中怎樣指揮部隊才能確保隊員的安全呢?”
  太平洋戰爭結束後,日本列島附近海域留有美軍及日本海軍鋪設的水雷,海上自衛隊的掃雷部隊處理了約7000枚水雷。在海灣戰爭結束後的1991年,掃雷部隊被派往波斯灣,這是日本自衛隊首次在海外執行任務。當時認為清除的是“被遺棄的水雷”因而“不構成武力行使”,共處理了34枚水雷。
  但是,海上自衛隊沒有在戰爭中掃雷的經驗。如果在戰鬥中掃雷,有可能被鋪設水雷的國家視為敵方而遭到攻擊,危險程度將急劇升高。海上自衛隊幹部坦率地表示,“現階段還無法想象”。
  隨著任務範圍的擴大,今後如何改變日本自衛隊的運用方式將成為課題。對此,一名日本陸上自衛隊幹部煩惱地表示,“必須從根本上重新考慮訓練內容”。
  據該幹部介紹,在陸上自衛隊的一般射擊訓練中,隊員們在射擊場等處對象徵敵人的標靶進行實彈射擊,但沒有開展過無法明確辨別敵我情況下的訓練。他表示擔憂稱:“必須具備高度的情況判斷能力。包括射擊能力在內,以目前的現狀根本無法開展馳援護衛。”
  另一名日本自衛隊幹部質疑稱,如果輕鬆地說“法律已經完善了,請執行新任務,這讓人無法接受”。
  如果任務危險性增大,日本自衛隊將可能首次出現陣亡者。萬一發生這種情況,死者家屬該怎麼辦?任務範圍擴大後,目前的人員是否足夠?儘管諸多疑問紛紛出現,但是安倍政府似乎並沒有考慮自衛隊的想法。該幹部難掩焦躁地表示:“自衛隊好像被當成了政治的工具。”
  【延伸閱讀】
  集體自衛權解禁 日本自衛隊出動手續簡化
  2014-07-03 15:39:00
  中新網7月3日電 安倍內閣已經做出變更憲法解釋以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日本《經濟新聞》2日刊文稱,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最大意圖在與加強日美同盟,提升威懾力。此外,自衛隊的國際合作活動或將大幅擴大,未來出動自衛隊的程序也將更加簡化。
  加強日美同盟 提高威懾力
  文章分析,日本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最大意圖在於,通過加強日美同盟來提升威懾力。
  作為行使集體自衛權必要的情況,日本政府提出8個事例。其中包括朝鮮半島發生緊急事態、美國軍艦在運送從當地救出來的日本人時遭受攻擊之際自衛隊保護美軍軍艦、以及攔截經過日本上空飛往關島和夏威夷的彈道導彈等,很多情況都是對美支援。
  不過文章指出,日本自衛隊的海外活動受到美國動向影響的可能性將增加,在更為惡劣的環境下展開活動的可能性將擴大。日本政府為了有限度地行使集體自衛權,也建立了一定的“制動器”。
  這就是與日本關係密切的國家遭到武力攻擊、存在日本國民的權利從根本上被顛覆的明確危險等三個條件。安倍在記者發佈會上強調稱,“三個新條件將成為憲法上的明確制動器”。
  但文章分析,實際的判斷仍然存在模糊不清的一面。這是因為是否“存在明確危險”取決於首相的綜合判斷。另一方面,也有觀點認為,為了避免被卷入他國的戰爭,時任首相不得不慎重作出判斷,實際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可能性很小。
  如何判斷 “(國民的權利)從根本上被顛覆”這一表述,仍然存在不確定的地方。
  擴大自衛隊活動範圍放寬使用武器限制
  文章分析,未來日本自衛隊的國際合作活動或將大幅擴大。日本以往將自衛隊可以活動的場所定位為“非戰鬥區域”和“後方區域”,這兩個區域須滿足兩個條件,①當時未進行戰鬥;②整個活動期間戰鬥行為不被進行,自衛隊只能在這些區域活動。今後將改變這一方針,探討在除了“戰鬥現場”以外的所有區域進行活動。
  儘管安倍內閣會議決定文件中明確提出如發生戰鬥自衛隊就停止活動,但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原則上救助與搜索活動仍可繼續進行。後方支援活動方面,除以前就可以進行的給水、給油等補給活動和醫療行動外,正在推進法律的整備,也允許自衛隊提供武器和彈葯。
  此外,日本自衛隊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PKO)時對武器使用的規定也有所放寬。日本自衛隊可以進行在其他國家PKO部隊受到武裝集團襲擊時進行幫助的“趕去警護”、排除妨礙的“為履行任務而使用武器”。此舉同時也提高了自衛隊遭遇危險狀況的風險。
  文章分析,參與多國部隊等集體安全保障時的武力行使,沒有在此次的內閣決議中明確記載。自民黨主張,屬於武力行使的海上交通線上的掃雷作業不僅是集體自衛權,而且也應該在集體安全保障時也可以進行。而公明黨提出反對,認為這將難免引起戰鬥行為。在進行法律整備時估計或將成為爭執的導火索。
  簡化出動自衛隊手續 無需內閣決定
  武裝部隊在爭議島嶼登陸等,尚未發展為“有事”的“灰色地帶”事態,也被認為是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課題。日本自衛隊在因海上警備行動出動之際,須要內閣決定,而在履行相關手續時事態有進一步發展之虞。此次變更為了事前進行內閣決定,在首相承認的前提下,防衛相可以隨時發佈出動的命令。
  文章指出,日本在對潛艇的處理方面有先例。對日本領海潛航的潛艇發佈執行海上警衛行動的命令所須的內閣決定已於1996年做出,至今依然有效。現在如發生類似事態,海上警備行動的命令可以隨時被髮出。
  日本探討將這一先例適用於武裝集團在島嶼登陸及日本船舶在公海遭遇到武裝集團襲擊等事態。此舉不需要進行法律的整備,只需內閣決議即可對應。
  【延伸閱讀】
  日媒:日本自衛隊對解禁集體自衛權充滿疑慮
  2014-06-16 10:51:59
  參考消息網6月16日報道 日本《東京新聞》6月15日稱,安倍政權為解禁集體自衛權,正在推動形成相關的內閣決議。在這期間,爆出了一條消息:自衛隊向隊員發出了一份通知,要求隊員在接受媒體有關集體自衛權的採訪時要謹慎應對,避免不適宜的言論,並需要向上司通報相關情況。
  “感覺幹部們都慌了神。這件事搞的這麼慌亂,我覺得挺不可思議的,”一位閱讀了通知的陸上自衛隊隊員感覺很詫異。
  據陸上自衛隊和航空自衛隊的多位隊員證實,這份通知中寫道:“我們希望(隊員們)在接受採訪時避免不合時宜的發言,並向上司通報相關情況。”據稱,通知閱讀完之後便被收回。
  該通知出台的日期恰好與《東京新聞》5月25日刊登自衛隊員對於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反應的時間點吻合。當天的報道以《疑惑的自衛隊隊員》、《關註集體自衛權討論》等為題,報道了很多匿名隊員的意見,有人說“(集體自衛權的相關)討論是想讓日本成為能夠參戰的國家”,也有人說“不知道公明黨到底支撐多久”。
  一位航空自衛隊的資深隊員對記者說:“上層幹部不希望隊員們的疑惑擴散出去。我們都是為了保護日本國民,本著專守防衛的原則入隊的,有必要非得行使集體自衛權嗎?”
  前防衛廳職員太田述正對於自衛隊這種“封口”的做法評論道:“自衛隊高層希望讓全世界都看到自衛隊的力量,即便這存在很大的風險。解禁集體自衛權就是這其中的一步。目前國會就集體自衛權的討論形勢複雜,他們可能是擔心隊員們說了不該說的話,給集體自衛權解禁的過程添不必要的麻煩。”
  另一方面,有市民稱現在自衛隊招募年輕隊員很困難,他們不希望隊員表現出不安等負面情緒,因為這樣會影響自衛隊形象。
  實際上,1990年自衛隊隊員的平均年齡是31.8歲,到了2011年這一數字變成了35.6歲。從等級構成上看,年輕的士官越來越少,中高層幹部卻越來越多。
  2013年的防衛白皮書中特別指出,隨著少子化和高學歷化的推進,能夠成為自衛隊隊員徵召對象的人口不斷減少。環境越來越不利,需要進一步豐富隊員的徵召活動。近兩年自衛隊甚至開始通過協拍電視劇做起了“廣告”,還利用女性隊員的可愛形象做宣傳招徠報名者。
  律師種田指出:“如果家長們瞭解到集體自衛權解禁之後,自衛隊是要去往戰地的,那他們就更不願意讓孩子入隊了。而如果沒有年輕隊員入伍,日本也就無法真正行使集體自衛權了。所以自衛隊才對這些有可能妨礙自衛隊‘征兵’的動向如此敏感。”
  據日本《朝日新聞》6月15日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了能夠讓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正在就有限度地解禁征求公明黨的理解,並準備就此通過內閣決議。然而,有限度解禁這種手法到底能否有效地抑制集體自衛權的全面解禁,需要借鑒集體自衛權解禁的相關事例——德國。
  上世紀90年代德國變更了專守防衛的方針,開始向北約境外派兵。德國的思路和做法與現在的安倍政權別無二致。去年德國從阿富汗撤軍——這次軍事行動導致55人陣亡。
  德國向阿富汗派兵的條件是僅限於後方支援。但實際情況是,在55人的死亡案例中有六成是被卷入了戰鬥。一位曾經在阿駐扎的德軍軍官說:“我們本應在後方負責維持治安和支援重建,但幾乎每天都會被卷入各種戰鬥。”在戰爭現場,前線和後方的界線十分模糊,所謂的後方也經常遭受襲擊。
  正如德國的國防專家馬庫斯·凱姆所言:“認為戰鬥前線和後方支援現場是完全隔離的想法只是幻想。”
  【延伸閱讀】
  日華媒揭日本自衛隊遭遇的一堆“囧事”
  2014-06-23 10:07:02
  
  資料圖:日本自衛隊
  中新網6月23日電 近日,《日本新華僑報》發表文章揭露了日本自衛隊的一堆“囧事”,例如,各國軍官參加大型聚會時,胸前都會佩戴著各種閃耀勛章,獨獨日本自衛官沒有;自衛官往往受到日本外務省的排斥;自衛隊死保衛國家,卻不受國家的象徵——天皇的待見等。
  文章摘編如下:
  以前,日本自衛隊走向海外是個十分敏感的話題。不僅中韓等鄰國強烈反對,就是在日本國內也會一石激起千層浪。但是,發誓要“恢復帝國光榮”的安倍晉三再次執政以來,自衛隊就迎來了明媚晴天。日本自衛隊員出現在世界各個角落,與各國的交流活動不斷增多。一直“養在深閨無人識”的日本自衛隊,開始大搖大擺地走上國際舞臺。
  日本媒體評論稱,雖然自衛官在各種國際場合意氣風發,但“囧事”也不少。各國軍官參加大型聚會時,胸前都會佩戴著各種閃耀勛章,獨獨日本自衛官沒有。日本自衛隊沒有授勛制度,只頒發“防衛功勞章”。而這種簡單的紀念章,不仔細看根本註意不到。
  所以,日本自衛官參加外事活動時,往往被其它國家軍官看作“這是個一塊勛章都沒拿過的人”,不知不覺就矮人一大截。這種事,對方不會說出來,自衛官也不可能上前跟人家解釋,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日本自衛官在海外的身份也很尷尬。因為和平憲法的限制,日本駐外自衛官需要首先從防衛省退職,然後以外務省職員身份前往世界各地。日本各個部門都有固定編製,外務省被防衛省擠占了名額,心裡一百個不情願,因此對從天而降的自衛官往往都非常排斥。再加上自衛隊的職銜與外務省並不對應,這些空降的自衛官該享受何種待遇,也是讓人頭痛的問題。自衛官一旦轉入外務省,往往被“高職低配”,心裡非常不痛快。他們在海外與當地官員打交道時,對方也很奇怪:明明穿著軍裝為何卻是外務省職員,往往一頭霧水。這種“雙軌制”產生的問題數不勝數。
  在日本國內,自衛隊也很尷尬。他們誓死保衛國家,卻不受國家的象徵——天皇的待見。
  現在的明仁天皇夫婦,從來沒有正式訪問過自衛隊的任何基地與駐地。雖然他們乘坐過自衛隊飛機,也“路過”自衛隊設施,但從來不會去“勞軍”。1972年,日本札幌舉辦第11屆冬季奧運會時,自衛隊派遣了2000多人去幫忙。但明仁天皇最後接見了北海道警察部門負責人,卻沒有允許自衛隊北部方面總監進見。天皇對自衛隊的冷淡可見一斑。
  未來天皇對自衛隊的態度可能也好不到哪去。1995年阪神大地震時,德仁皇太子與太子妃去災區慰問災民。他們乘坐的飛機在陸上自衛隊千僧基地降落,但宮內廳提前就給自衛隊打了招呼“不要列隊歡迎”。可是,陸上自衛隊中部方面總監不願錯過這麼好的機會,還是自作主張組織自衛隊員列隊歡迎。
  皇太子下機後看到這種場面,黑著臉一言不發在隊前走過,不僅半句激勵的話都沒有,看都沒看隊列一眼,讓充滿期待的自衛隊員們面面相覷。截至目前,日本皇室成員未對自衛隊做過任何鼓勵乃至激勵性的發言。
  日本陸上自衛隊的一位軍官對媒體抱怨說:“自衛隊為國家流血流汗,哪裡有需要就出現在哪裡。但以天皇為首的皇室成員不僅視而不見、半句暖心話沒有,而且還處處表現出厭惡之情。這影響了各界對自衛隊的態度。安倍首相一直鼓勵我們為國家勇敢獻身,而天皇是國家的象徵。對於這些願意保衛他的人,不說高看一眼,像對待其他民眾一樣總可以吧。最起碼乘坐政府專機出訪時,能不能對我們開飛機的空中自衛官笑一笑呢?”(蔣豐)  (原標題:日將放寬自衛隊出兵條件 擬寫入明年修正法案)
創作者介紹

芝娃娃

mq46mqbz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