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昌
王德昌在訓練中
  90後反扒小伙兒
  本報記者 祁勝勇 通訊員 於世奇
  眼睛一掃,就能在擁擠的人群中發現可疑的對象;擦肩而過,就能感覺出對方是不是一個賊;看一遍監控錄像,就能過目不忘、牢牢記住犯罪分子的體貌特征……一個有“特異功能”的輔警,三年的時間,抓獲126名小偷。身經百戰,這個瘦小的反扒大王一次也沒有受傷。
  輔警抓小偷連破大案
  許多黃驊人知道,市公安局有個叫王德昌的小伙子特能抓賊,前些天這個小伙兒又把一起盜搶大案給破了。
  去年10月18日,一個市民從農行取出23萬元巨款,上車後,放在副駕駛後的座上,車上有三個人。車走到鬧市區的百貨大樓附近停下來,一個戴著頭盔的人邊打手機邊接近,突然出手,拽開沒鎖的車門搶了提包,跳上沒有熄火的摩托車迅速馳走,然後拐進了小衚衕……
  當地一時沸沸揚揚,大白天在鬧市搶劫,並且車上還有三個人,這膽子有多大?刑警隊多方努力,但此案一直沒有破。
  今年4月28日,犯罪嫌疑人讓巡警隊反扒中隊的輔警王德昌給逮住了。
  今年4月,農行門口又有尾隨搶包的案子。王德昌帶隊友蹲守,此前他反覆研究錄像,他從一個人微微羅圈腿、走路外八字的特征認出了嫌疑人。就在他再一次作案時,被跟隨在身後的王德昌逮個正著。
  巡警幹了刑警的活,王德昌這不是第一次。今年2月,市區西部一個小區連續發生5起高檔轎車被砸、車內財物被盜案。王德昌聽說了就坐不住,找到刑警大隊,查閱了報案材料,把海量的監控錄像數據用硬盤拷回了家。
  錄像資料辦案的刑警已經分析過了,由於都是夜間,影像模糊不清,加之嫌疑人進行了偽裝,毫無特征可尋。王德昌在電腦跟前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把嫌疑人出現的片段一遍一遍看,終於發現嫌疑人走路步幅較大、左肩向前下方傾斜。
  找到了這個特征,他天天夜裡到幾個小區來迴轉,等“斜肩膀”。在第七天夜裡一點半,王德昌起床離家,照常巡查,不一會兒,那個雖然沒見過面但再熟悉不過的“斜肩膀”走進了他的視線。
  從電力小區出來,王德昌悄悄尾隨在他身後,對方不動手,王德昌也不好確定位置通知戰友,一直走到一家美食城,門口停著幾輛轎車,“斜肩膀”在一輛車的旁邊坐了下來。“要動手了,怎麼辦?”他靈機一動,從馬路的對面繞到美食城門口,掏出了手機,撥通了在附近巡邏同事的電話。“你們也太不夠意思了,把我灌醉了,扔下我不管了。”“這好像是泊陽門口,你們快來接我!”說完在離“斜肩膀”很近的地方躺下來,罵罵咧咧,滿口醉話。看到是個醉鬼,“斜肩膀”放鬆了警惕,環顧四周,再無旁人,掏出一把鎚子,“嘩啦”,隨著汽車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王德昌像一頭獵豹,突然從地上躥起,猛地撲到“斜肩膀”的身上,雙手緊緊抓住他持錘的右手,兩人扭作一團。“斜肩膀”的力氣大得驚人,王德昌的手越來越酸,肋部被頂得劇痛難忍。“堅持、堅持、再堅持!”他相信戰友們都知道他從來不喝酒,打來那樣的電話一定有情況。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四條壯漢從警車上撲了下來……
  一共12起、案值高達18萬元的砸車盜竊案成功告破。
  天生愛當警察抓小偷
  王德昌1990年生,現在還不滿24歲。他家一帶的農村很富裕,他的家境也不錯。初中畢業後,他就不上學了,也不和社會上的小青年混,常一個人坐在小河邊發獃。
  父母問他想乾點啥,總得學點技術,他說想當警察!這把父母嚇了一跳,你一沒文憑,二沒知識,警察怎麼是好當的?王德昌說,到派出所當協勤就行,不會我可以學。
  當協勤每月只有300元工資,夠喝涼水的嗎?但父母最後還是依著他,知道這孩子認準的事就不放鬆。到周青莊派出所當了一名協勤,穿上警服,王德昌很興奮,從小,他就夢想當一名警察。
  在派出所里,王德昌很勤快、機靈、愛學習,大家都喜歡這個新來的小伙子。
  他抓賊的“天分”就是在這裡發現的。有段時間,周青莊一帶發生了好幾起汽車電瓶被盜案。一天夜裡一點多,王德昌跟著出巡邏時,發現有三個人駕駛著一輛轎車在兩輛大貨車前停下準備下手,發現了王德昌他們的警車的燈光,一人開車跑了,另兩人沒有來得及上車,王德昌和同事就下車找這兩個人。同事們都拿著強光手電照,但王德昌覺得,嫌疑人看見光肯定不出來,他們沒走遠,肯定在黑暗的地方趴著了。等同事們走遠了,王德昌就不出聲地在附近溜達,不一會兒一個人出來了,黑影中看見王德昌,說“大哥我迷路了。”王德昌就說,讓派出所的警察送你回家吧,我領你去!天很黑對方看不見王德昌穿的是警服,走到派出所門口時才發現王德昌穿著警服,撒腿就跑,最後被王德昌追上按在地上,對方拿著摩托羅拉手機說“把手機給你,你放了我吧”。王德昌不搭理他這個茬,把他的嘴摁在地上,讓他不出聲。王德昌也不敢出聲喊,怕另一個嫌疑人在附近。一小會兒後聽見同事說話,他才敢喊“在這啦”,之後一起把小偷帶回派出所。
  第一次抓到小偷,而且是獨自抓到的,小偷比自己高半頭,王德昌非常興奮。從此,有時間他就去趕集找賊,做夢都在抓賊!
  2009年9月,黃驊市公安局組建巡特警大隊,招錄200名輔警,王德昌通過了筆試、面試、體能測試,成為一名巡警隊員。
  領導問每個人的特長,有說打籃球的、有說會開車的,輪到王德昌,他問:不知抓小偷算不算?
  王德昌幾次在醫院、超市顯露“特長”後,領導很驚異,沒有想到這個新來的輔警是個抓賊的好手,而且他自己愛抓,下了班節假日沒有安排主動去抓。黃驊市公安局以王德昌為骨幹成立了反扒小組,2010年底,在此基礎上成立了反扒中隊。
  迷上反扒練出“特異功能”
  北京海澱分局雙榆樹派出所“反扒神探”張慧領是王德昌心中偶像,張慧領在七年的時間里抓獲1600多名違法犯罪嫌疑人,以他的故事改編的電影《神探亨特張》,王德昌不知看了多少遍。張慧領現在還不知道,他的那些反扒經驗在黃驊培養出一名年輕的高徒。
  王德昌還經常看一些法制節目、上網看一些要案通緝犯,精心琢磨作案特點。
  冬天來了,這也是小偷們活動猖狂的季節,一時各大商場頻繁發案,王德昌每天從指揮中心拿來警情日報,結合各大商場調取的監控錄像,晚上不睡覺,仔細調看。
  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天他在信譽樓蔬菜肉食組11點47分的監控中發現了一個可疑的身影,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引起了王德昌的註意。他左手提著一個沒裝什麼東西的黑布袋,不時把袋子提到腰部以上,而每當此時,右手就會伸到袋子底下。“不符合常規!”放慢速度仔細查看,果然,他右手有一件閃光的物件,應該是鑷子之類,接下來他靠近一個正在買熟食的女子,然後轉身就走,而那個女子再掏錢包付錢時尖叫起來。作案手法如此快速熟練,這一定是個慣犯!
  王德昌和兩個隊友蹲守了兩天,沒見到這個人,隊友問:你的分析是不是不靠譜?王德昌自信地說,不出三天必有結果。
  第三天中午,目標出現,就在這個小偷剛剛得手之時,王德昌一下子撲上去,與此同時,兩個戰友迅速撲了上來。當給小偷戴上手銬的那一刻,他才回過神來,“你們是警察啊,我服了。”
  這個小偷綽號王老五,29歲,黑龍江人,因扒竊“三進宮”,來黃驊兩個多月,扒竊作案18起,案值18000餘元。
  王德昌說,商場、超市是小偷最喜歡光顧的地方,節假日、中午前後吃飯的時候是他們作案的高峰期。擠在第一排的一般是顧客,小偷一般在後排,他的眼不看商品,瞟來瞟去盯別人的包,在人群中擠手也不老實,手背胳膊挨碰他人的口袋、包尋找獵物,往往會提一個大包或者一隻胳膊上搭件衣物為另一隻手做掩護。“有時候監控錄像效果模糊,但每個人的步態、身姿總有些特征。小偷的髮型衣服會變,但他的首飾一般不會變,有一個嫌犯我就是通過他脖子上的鏈子認出的他,還有一個女賊是認出了她的手鐲;還有一個賊他換了車子,但鎖車的習慣沒變。巡查時特別要註意眼神,‘賊輸一眼’冒賊光。”王德昌自信地說,一“對”眼神,我就知道,他是不是一個賊!
  三年來,王德昌獨自或帶領隊友抓的小偷達126個,全憑他“火眼金睛”。黃驊市巡特警大隊長張新祥說,德昌抓小偷有“特異功能”,有他在,許多小偷不敢上黃驊來,這兩年盜搶案發案率大大減少。
  王德昌謙虛地說:也全靠弟兄們配合,他們都很棒!
  第一次面對揮舞的尖刀,他也曾退縮過
  王德昌對記者透露了他認為最恥辱的秘密:剛抓小偷時,遇到一個大個子揮舞著一把尖刀叫囂,他猶豫了一下,讓對方跑掉了。
  他無法原諒自己的退縮,從此,有了空就苦練擒敵本領。
  訓練場,別人覺得苦,他覺得興奮,下了班,找健身房繼續練。
  他身高一米七二,體重只有63公斤,顯得很瘦小,但身經百戰,一次也沒有受傷!
  今年黃驊市全民運動會,包括各高中的體育特長生參賽,他這個業餘選手拿了3000米亞軍,所以追小偷一追一個準兒。
  他的格鬥技術在警隊是數得著的,他的同伴趙寶林也是高手,除去王德昌,就是趙寶林抓的賊多,兩個人在一起,可以同時抓住三個賊。“看準了,必須一招制服對方,男小偷都帶著刀子。女賊手裡有刀片、螺絲釘,她們會吞下去自殘。對方再強壯也不怕,做賊心虛、邪不壓正。”
  現在滄州一帶的小偷都知道他,王德昌經常會接到威脅電話:我知道你家在哪住,你媳婦在哪裡上班。王德昌說,有本事你就來!
  還有的說:哥,我知道你不是正式的,掙錢少,你讓我們乾半年,給你十萬!王德昌說,當我沒聽見,你願意乾就乾,別讓我逮著!
  王德昌成家了,妻子懷孕了,還是雙胞胎。賊頭的恐嚇、微薄的工資讓小日子沒法過,每天半夜王德昌都要去蹲守、抓賊,妻子害怕,他等妻子睡著後悄悄起床,凌晨再回來。他說,半夜裡,出來溜達的,非姦即盜,正是我好工作的時候,我天生睡覺少。
  夜裡蹲守、節假日巡查不是隊里的要求,是他自己的愛好。當輔警每月工資只有1500元,而每月他穿爛的鞋子就得要兩三雙,加上電話費,在外蹲守吃飯,許多時候和媽媽要錢過日子。
  許多隊友嫌工資低走了,他不嫌。他說我喜歡抓小偷,什麼錢不錢的,抓住了小偷失主說那聲“謝謝”是最幸福的回報。商場、醫院里的盜搶案件大幅度下降,都感激公安,王德昌覺得很光榮。
  有人說,你連個執法證都沒有,犧牲了連個烈士都不是,最多算見義勇為。而王德昌說,法律規定,公民有扭送犯罪分子到公安機關的權力,有這一條,我這個輔警就能大顯身手!媽媽老跟我說,別管掙多少錢,只要正當的事,乾一天就像一天!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q46mqbzog 的頭像
mq46mqbzog

芝娃娃

mq46mqbz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